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烟创上海离岸基地试水超预期
发布日期:2021-08-16 19:18   来源:未知   阅读:

  澳门论坛免费资料的首页!短短一个半月,山东省在上海的首个离岸孵化基地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烟台片区上海科创离岸双向孵化基地(简称烟创上海离岸基地)已经进驻了6个研发项目团队,在申请排队的项目已经远超预期。“离岸孵化基地虽然是个新物种,但很快就会如同雨后春笋。”烟创上海离岸基地负责人杜宏鑫对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说。

  “这里很靠近海边了。”有人到了湾谷科技园可能会有一个错觉。这里的空气似乎是要湿润一些,但高处还无法眺望无际的大海,这里距离黄浦江的入海口其实还要开车再北上二十分钟左右。

  但在这靠近曾经的郊区宝山区的上海东北角,有着意想不到的热闹,眼前所及高楼林立,人来人往,午间大楼里的健身房里不少人正在跑步机上挥臂奔跑。

  湾谷科技园是杨浦区重点打造的一个企业总部和商务、创新引擎,一期园区在2014年建成投用,分A、B、C片区,总共有22幢楼,附近还有二期正在建设中。在一期园区里穿行,甚至会一不小心就迷了路。不过,最强的其实在于它紧贴着复旦大学江湾校区的西北边生长。上海在外省更加知名的科创园区是张江,而这个年轻的湾谷,周围因有着上海市近三分之一的高校院所,孵化的氛围很浓,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研发创新环节的项目。

  8月27日,烟创上海离岸基地在湾谷科技园的其中一幢楼里揭牌了,“总共面积600多平方米,占一层楼的三分之一左右,并不算大。离岸孵化基地本身就是这几年的一个新事物,对山东省来说更是这样。这里是山东省在异地设置的第一个离岸孵化基地,是烟台的一次试水。”烟创上海离岸基地负责人杜宏鑫对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表示。

  10月20日,在烟创上海离岸基地,已经有6个项目团队入驻。其中一间五六人座位的独立房间里,两个戴着眼镜、还略显稚嫩的青年正在埋头干活。其中一位名叫陈秋澍,从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硕士毕业回来不久。他们都在复旦大学商慧亮教授研究团队中,一起在基地中做嵌入式监控系统以及教育机器人的研发。陈秋澍告诉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据我所知,能支持产学研结合的基地不是太多,正好借助烟台,与山东产业结合起来,让我们的研究成果可以对产业进行快速推广。我们非常重视产学研融合的可能性,以及成功转化的可能性。”

  离岸孵化基地,于烟台在上海是一次试水,对上海自身而言,其实也尚是一个新物种。2019年12月24日,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成立了首个面向国际科技孵化的离岸孵化基地。离岸孵化基地的成立,被认为是临港科创从传统孵化器向新型创新载体转型的一次大跨越。

  大河财立方·上海会客厅:你们是作为上海科研机构的代表方实际运营基地,请问你们与烟台是如何结缘的?

  这几年山东对接珠三角、长三角的活动比较多。在他们对接长三角的过程中,我们与烟台自贸区有了较多的接洽交流,发现当地产业基础还是不错的。我们认为,长三角这边有很多创新创业的项目,可以与烟台对接起来,所以双方一起来做了这个离岸双向孵化基地。所谓双向,一个是上海创新创业项目可以到当地去,当地的企业也可以到上海来设立一些研发中心、创新中心。

  大河财立方·上海会客厅:你在上海运营孵化器有着非常长的时间,这是你运营的第一个离岸孵化基地,你认为它与以往传统孵化器有什么不同?

  杜宏鑫:我们之前在上海做过很多孵化器,在山东在江苏在浙江当地也做过。离岸孵化基地,是这几年才在国内冒出来的新物种,但是很快就会像雨后春笋一样越来越多。其中的重要因素是,上海作为长三角的龙头城市,人才、技术等研发资源非常聚集,但是这些要素特别是人才要到外地去还是比较困难的,外地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

  这种离岸基地特点,专家办公还是在上海,项目落地是在当地的产业园区,解决了以往本土孵化环节外地研发人员过不去的痛点。

  而且,在孵化过程中,还可以在上海持续举办高质量的项目路演活动,为融入长三角的资本带来更大的空间,可以说为高校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搭建了全方位服务平台,降低了项目创业风险,2020中国汽车金扳手奖榜单发布,提升了项目孵化效率。

  大河财立方·上海会客厅:可以说,新的项目在前期研发环节存在着最大的不确定性。离岸孵化基地,实现了研发与产业空间上的分离,是解决过往外省在上海等“桥头堡”地区招引新项目的关键痛点。

  杜宏鑫:是的。在“桥头堡”地区,人才以及设备都非常丰富。到外地,要购置新的研发设备,聘请新的研发人员,成本增加不少,人才更是匮乏。

  烟创上海离岸孵化基地,试水地点之所以选择在这个年轻的湾谷科技园,是考虑到上海基本三分之一高校在周围,创新活力非常集中,而且,其所属的杨浦区自2016年5月,被国务院确立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示范基地,整体创新创业的氛围都非常好,比较相对成熟的科创园区张江,这里本来就是传统孵化器较为集中的地方。

  杜宏鑫:的确。当初我们场地规划的容量就是10个团队,80个人的办公空间。一个半月至今,如果说从数量来看,可以说已经满了。

  8月底揭牌的时候,已经有了首批6个孵化项目,包括混合储能系统产业化项目、分布式光伏系统安全保护装置项目以及商慧亮教授的教育机器人项目等。涵盖了生物科技、智能制造、节能环保等领域,瞄准为烟台自贸区新旧动能转换、经济高质量发展增添强劲动能。

  10月17日,在上交所-长三角资本市场服务基地举办的“长三角山东商会联盟(上海)-第二届创新创业大赛”上,我们基地筛选了10个孵化项目参加了路演,其实,我们是在30个候选项目中精选了10个进行推介。

  杜宏鑫:对的。我们推动的路演、培训、沙龙、团建交流等诸多活动,都吸引了上海广大科研工作者。他们不仅仅期待研究成果的实际转化,也希望可以加强与产业相关环节前期的调研交流等,以掌握更为实际的市场数据。

  我们作为上海科研机构的代表方,要帮助扩大上海高校院所的科创资源优势,搭建烟台对接上海高端人才和科创资源的“桥头堡”,为烟台市新一轮高质量发展高水平开放提供强力后援。

  大河财立方·上海会客厅:快速超预期的发展,给你们带来一些怎样的新的启示?此外,有哪些地方需要进行调整?

  杜宏鑫:首先就是发现当初试水的步子还是过于谨慎了,场地明显小了。不过,我们对于离岸这样的创新孵化比较传统的孵化有了更大的信心。现在我们已经在考虑提高对入驻孵化的要求,包括项目的成熟度、科技含量。此外,我们也想进一步提升项目孵化然后落地的效率,提升孵化基地当中项目的流转速度,增加实际孵化项目的数量。

  高校院所人才对于成果孵化的热情,也促使了烟台有关方面在不断完善创新政策体系、人才服务机制,以便更好地抓住创新制度带来的溢出效应。

  大河财立方·上海会客厅:这样的新物种,在政策上有哪些瓶颈?烟台是如何处理的?

  杜宏鑫:当时在揭牌仪式上,烟台开发区工委书记、管委主任牟树青在致辞中表示,自贸试验区是新时代中国改革开放的新高地,正如上海自贸区之于浦东新区,烟台自贸片区立足烟台开发区,从去年一落地,就承担起引领区域改革开放、创新发展的使命和厚望。设立一年来,烟台自贸区紧盯“为国家试制度、为地方谋发展”,聚焦企业现实需求和发展痛点堵点,探索推出一系列创新举措,制度创新全国或全省首创率超过60%,有力支撑了产业转型升级、区域开放发展。

  烟创上海离岸孵化基地,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的一种创新尝试。基地的建立,是一事一议,单列政策支持,之前例行的孵化器政策没有这样的计划。比如,上海的场地由地方政府出资租赁,项目的上海运营、在烟台当地的落地,以及与当地产业园、相关企业的研讨、对接等,烟台有关方面都给予了大力支持。

  总体而言,关键在于自贸区这样的开放高地对于离岸孵化基地的催生作用。虽然这个基地是山东在国内异地创建的第一个离岸孵化基地。但是,山东在境外离岸孵化基地的建设更早一步,在这之前,已经创建了中加、中韩、中俄等跨境离岸双向孵化基地。

  大河财立方·上海会客厅:从烟台开始,我们是否很快会看到山东省更多的城市走进上海以及长三角来设置离岸孵化基地?你对于其他外省在推动项目孵化上有什么简要建议?

  杜宏鑫:应该是这样,山东已经有其他城市在跟我们对接交流中,还有其他省域也有地方在跟我们接触。推进产学研的融合,研发成果的产业化过程非常艰辛,需要在研发环节以外更多的大力支持。在孵化基地发展中,最重要的还是要不断深化与当地产业链的对接。